【齐蹇】兰芽 番外(先天性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这个系列完结辣wwww其实原先设定的时候只有一些模糊的感觉,和搞笑的小段子哈哈哈

番外是包公主和公孙驸马♥

哈哈哈其实我就是想看包子和煎饼好闺蜜一起...敷面膜哈哈哈

先天性转注意!

番外

 

洞房

 

齐之侃掀开盖头后,双方青涩地对视一会,蹇宾忍不住了,问道:

 

“小齐你有带吃的吗......”

 

齐之侃这会才反应过来她一天没吃东西了,迅速开始计算自己趁着夜色抹黑去厨房,躲开所有说闲话的侍女,运起轻功飞檐走壁偷个肉包子的成功几率是多少。

 

幸亏弟弟先见之明,悄悄蹲到窗户下面,给自家长姐递了包桂花糕。

 

等蹇宾吃完,齐之侃终于鼓足勇气揽过她抱一抱,结果磕到了蹇宾的耳坠子,疼得她嘶声。

 

她从不带耳饰,独独出嫁的时候被人催着必须戴上,耳垂上新扎的孔还疼着。

 

齐之侃靠在梳妆台旁看她摘下来,心疼得想用擅长的方式去礼部“讲道理”,盖头下的人是给他看的又不是给礼部看的。

 

 

清明

 

清明暮雨纷纷,寒食节前几天,蹇宾和齐之侃回王城,给齐之侃熟悉祭祖的礼数。

 

她难得回来一趟,蹇兖自然求她多住几日,她便也浅笑颔首应下。

 

清明刚过天玑就迎来一位贵客。

 

现在这位贵客正和蹇宾坐在池塘边喂鱼,蹇宾眼看着好容易养活的锦鲤就要被撑死,终于出言阻止。

 

陵光贵为天璇长公主,同驸马公孙钤来天玑游玩几日,当是怠慢不得的贵客。

 

陵光自小和她玩在一处,她和齐之侃游历山河后,见面的次数寥寥可数。陵光皱眉看她刚从远方回来,面容不如从前细致,心里不快,算计了一下裘振和齐之侃对上胜算有几成。

 

又从袖子里掏出个小盒子,拧开后一阵藻香扑面,里面几圈黑泥,说道:

 

“前几日天璇来了位医师,留下一味方子,抹在脸上治你最近浮肿最好。”

 

“真有这样的事?”

 

......

 

公孙钤和齐之侃走近,副相大人率先弓身说道,殿下,可否容我与陵............殿下......?

 

转过来两张涂满泥黑漆漆的脸

 

......

 

 

挑食

 

天璇长公主先前做掌政公主时雷厉风行,比蹇宾有过之而不及,脾气都是实打实的不好,是以嘴巴上也叼些。

 

齐之侃已经开始怀疑蹇宾最近吃的少,她是不是居功至伟。

 

蹇宾最近也确实清减了,连平日齐之侃烤的兔肉也咽不下几口,杂七杂八口味变得快。

 

饭桌上她和陵光早早离席,闲坐在水中亭中,提不起精神同陵光说话。陵光点子多,叫侍从摘了一篮果子送来,蹇宾坐起来时不时抓一个,觉得味道还不错。

 

齐之侃这边,大夫没见到面,蹇宾也费了些时辰才找到。

 

语气焦急哄了她几句,直到蹇宾面露难色,说她除了水果真的吃不下了,有些犯干呕。

 

齐之侃听完这句,立刻坐直了,追问几句。

 

蹇宾皱眉说道:“是,口味是奇怪许多,辛苦小齐了......嗯你也知道,我山路走得久了容易困。”

 

说完自己心里立刻打出几个问号,紧接着一大排感叹号。

 

就见齐之侃望了眼竹篮里一看就很酸的果子,笑容满面叫来侍从:

 

“殿下手里的果子刚刚是在哪摘的,再去多摘几匡,要小个的,太甜的不要。”

 

侍从和心急如焚的蹇兖对视一眼,兴高采烈摘果子去了。

 

一旁的公孙钤见陵光往篮子里抓了几个青果子,一边吃一边和蹇宾打趣,刚打算给天玑的殿下道喜,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 

阿陵你最近是不是变口味了,时常觉得困?

 

陵光奇怪地看他一眼,我不是一直这样吗?说完啃了一口酸果子。

 

天玑王蹇兖远远看见摘果子的队伍又多了一个叫公孙的,护紧了手里的竹筐。

 

END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81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