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文手复健记录

*好久不见辣,玩下这个


1月

少年冲他璀璨一笑,却羞于自己光着脚,盯着地上不敢抬头。蹇宾跑过去脱掉鞋袜,踏在竹廊上的脚踝不着痕迹的旖旎。对方怕他着凉,慌忙阻止。


他报以一笑,眼角眉梢满满的倜傥:“鞋袜都湿了,小齐背我回去,好不好?”


经年不知情,往事都随风去了。


他所有可以称为少年的意气,早在那段恍如前世的岁月里生出里褶皱。


他也曾想过,等我及冠之年,我要为我所爱的人,亲手煮一次胭脂,在她出嫁那一天塞到她的手里。


我既然生在帝王之家,便要送她这天玑十二郡的风光,锦绣山河,银盘托君山。


我要寻一个聆听天意...

2017-12-27

【墨凤】一身系梦

*送给心肝 @千夜 的生贺~

*朋克了太久,我真的不会写古风了【扶额】,重度OOC,谨慎观看哇

*这谁?这么深沉的白凤是谁?这么单纯是白凤吗?

*3000+


一身系梦


0.


“就他了?”


男孩听到这话皱眉,缓缓把手臂从眼前移开。他已习惯夜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许久不见阳光,顿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
他眯着眼睛适应,只能看到对面模模糊糊的黑影,个子不高,最多不过十六岁的模样,身边夜潭守卫弓腰套近乎:“是是,二十几个孩子,都是按照将军大人的法子,每天杀过别的孩子才有饭吃,最后就剩这个了,您觉得怎么...

2017-11-12

【双白】人间不老(神官饼x将军齐

*神官饼x将军齐


*送给 @-江湖夜雨- 老师~这么久以来,承蒙照顾啦。


*存档,不带tag,关注我的朋友们打扰了。

*5000+


人间不老


0.


他站在两山之间的木桩上,潺潺溪涧自脚下路过,远处几只鹰隼载着日光回旋,扑朔到他身上,留下一簇尚未抽条的剪影。


那时山间日照热情,便不好推拒,他雪白长袖褪至臂弯,赤脚立在方寸之地,手边的木桶只剩下一半水,哐当哐当。


他搭手远瞻,见更远处晨雾笼在日头上,如同落了一道纱帘,再看不真切。


亚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阿哥,你又要去哪啊...

2017-09-02

【执光】断章

亡灵法师执x亡灵骑士光,送给  @酸辣粉不加醋呀 迟来的生贺,生日快乐粉!

没玩过魔兽纯属听歌灵感qwq考据党还望放过。

究极作死,考前尽力了写得不好就当不存在吧qwq

断章

1.

东方的王子要去寻找精灵。

他裹上黑色的衣袍,拿起犀角点缀的节杖,船帆鼓满,他整装待发,面前的大洋连接着无尽之海。

而当他在大海中央打旋了十日后,他只能从船舱里抱出一大袋金币,随手抓起一把撒向四周,噗通水花,沉入海底。

他想了一会召唤亡灵的咒语,结结巴巴询问航线。

四下无声。

也难怪,哪里有船只会航行到这里。

王子皱眉,利索地捆上麻线勒紧钱袋,再次扔回船舱时。

他看见一只红雀。

2...

2017-07-15

【双白】意难平番外

正文

没有回复私信的小伙伴,已经解锁辣√

 

1.

齐之侃在云南醒来时,蹇宾带他见了峨眉的家师和朝中的左侯卫,这才知道内战一触即发,到了无可挽回,剑拔弩张的地步。

他脑海中过了一遍,脱口而出却是问蹇宾,送的东西你师傅可收到了,若是完好无缺,你可得补全了赔礼。

蹇宾说我分明受伤了你还好意思找我要银两。

而他也是后来才晓得,峨眉的前辈并无急需的物什,他此行最珍贵的,不过护送了一个人来云南。

后来淮北平乱,携手屡建奇功,宽刃斩马,整戈待旦,沙场点兵,马嘶剑鸣中笑指贼首,千里夜奔想来是此生最最快意恩仇之事。

战事一了,他从渐熄的擂鼓声中寻到那人的心跳,记忆中燕云扬州都成...

2017-06-06

天天原地踏步真的觉得自己很没意思了

无力地ball ball自己

2017-06-03

【昊山】招生计划外

一个正派大侠x魔教教主的故事

ooc,非常俗

梗来自 @努力变勤奋的腊肉      原梗戳我

招生计划外

 

1.

 

小公子年方十七,一人一剑。

 

刚刚经历五年闭关三年模拟,跳级毕业,江南的老剑师还没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他叨叨完,把毕生秘籍传授给他。

 

隔日就听闻小公子因病暴毙,天妒英才,引人唏嘘。

 

老剑师捂住心口,高喊一句“后继无人”,笔直栽倒。

 

这时候“天妒英才”的小公子已渡了淮河,抵达关内,连学生装褐袍金边高马尾都没换...

2017-05-29

《意难平》长评

嗷嗷嗷嗷再一次谢谢初璟!!!❤

初_璟____:

@也荷 给也荷老师哒长评√521给也荷老师一个小心心❤
tag就不打辣XD如果需要回头再补嗷(ฅ'ω'ฅ)


昨晚手快存下了《意难平》的正文和番外,今早仔细读了一遍,读完之后很写长评,就写了。写的不好真的很抱歉,是我才疏学浅。但还是要在此向也荷老师致敬。


自己本身不爱看武侠,但是这篇武侠AU真的很吸引人。也荷老师的文笔自不用说,是那种娓娓道来如春日暖风一般的文字,很熨帖舒心。最喜欢的是1-6里对小齐的描写,尤其是5里“高束的马尾配极了少年恣意开阔的眼神,笑容纯真又狂妄,好似一把剑就是整个世界的脊梁。”,仿佛眼前就出现

2017-05-21

【涯欢涯】小团圆

腿肉太难吃了谁来喂我一口啊饿die

西涯领着刘镁铝,捱了一路欲拒换休的拉拉扯扯,总算蹿进马宅。

抬头远远看院子一眼,这人还留在这干什么?

神思归位时提了提无双,扔下刘姑娘在后头赶上。

再定睛一看,红衣小少主没搭理刘姑娘问话,笔直站那不改面色。

这便是有求于人了。

当日在侠考镇和苍穹李大侠没少同他结梁子,如今好容易能听一句软的,自然不能少了架势。

李大侠撇撇嘴,无双撂在漆木茶几上,撩襟翘腿,眼神锁在足尖,侧耳攒足精神听人话语。

“我叫秦欢。”

小少主清凌凌的声音点了下,干脆没出息一会也再绷不住,李大侠蹿将起来追问:“你是双儿的哥哥?”

小少主稍吸口气,偏头对李大侠说道:“是…...

2017-05-07
1 / 8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