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齐蹇】兰芽 章五(完结

章四

先天性转饼!

章五

 

1.

 

公主慧敏有训,国之良才,特封为掌政公主。次子蹇兖成年继承大统前,辅佐王储,不得离城出嫁。

 

2.

 

蹇宾幼时母妃的记忆不多,但也在母亲的庇佑下学得男女各有其命,不必自怨自艾。

 

男儿登凤凰台君临天下,生杀予夺命数都在自己手中,女儿衣食无忧抽身事外,不必经历凄秘诡谲的漩涡。

 

男儿却要告别青山,囤于围城,女儿难逃风雨飘摇的命运。

 

她幼时单纯如新生的兰芽,觉得世间苦恼多不过一笑置之,如今她被迫在朝堂中长成幼弟依靠的树木。

 

而她初入官场时刚满二十,一介女流,拒绝和亲,又要被多少人骂做祸国。

 

偶尔回到公主府时路过桃树,想起那个素颜的姑娘,提着衣裙跨进门来,轻盈得像风做的根骨。

 

天玑的朝服厚重,像在鸟儿的脚上绑上铅石,飞不高,只能安心沉淀。

 

还好她有机会送走过一个人。

 

3.

 

武学讲究平心静气,日积月累,不可一蹴而就。

 

......急于求成

 

齐之侃觉得好像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

融掉千胜的剑身,重新铸造,比之前花费的一年还多出八个月。

 

征战沙场,当有一把称手的兵器。

 

4.

 

上将军的人选一出,国师就弓腰在她身后念叨了好半天,一会说国力式微不可战,一会又说齐之侃居心叵测有意谋反。

 

蹇宾当初帮着父亲和幼弟肃清朝堂,没想到这时候还留下这许多漏网之鱼。

 

于百官的闲言碎语中,她总算受够了南辕北辙的行事。

 

“遖宿虎狼之心企是一个天玑能填平的,又怎会在意本公主的来去。”

 

“昔日抄没官吏的时候诸位不是当仁不让,护短得紧吗?怎么提到带兵打仗就全都如此谦卑了?”

 

“当初说缺乏将才,如今又说杯水车薪,便索性本公主和诸位都别管了,大开城门任由遖宿杀上王城,本公主先一剑自刎,倒好过和你们在这费口舌。”

 

蹇宾抄起一本奏折扔到国师脚边,吓得若木华当即跪得更低。

 

“从今起监禁天官属,不得本公主准许,一干人事不得出行。”

 

“若是我天玑此战败落,国师便葬在你那天官属吧!如此为国为民,本公主怎好辜负。”

 

5.

 

齐之侃战胜还朝,安置好朱砂,直奔王宫里蹇宾的偏殿。

 

蹇宾皱眉靠在榻上假寐,听到动静,睁开眼将军已经在面前跪好了。她彻底醒转,饶过案几跑过来,拎着繁重的裙摆跳下台阶,扶住齐之侃。

 

齐之侃却不领情。

 

“臣斗胆,想以收复天玑城池战功,千胜一柄,求娶殿下。”抬头眼里是积累的期待,清澈明亮,和蹇宾眼中的惊喜如出一辙。

 

“臣这几日翻阅先父的遗物,写道若有幸遇天玑公主,应结为秦晋之好。”

 

路过的天玑王:......老齐???

 

6.

 

监禁天官属的将士匆匆忙忙跑进来:“殿下,国师...”

 

“出去。”

 

“殿下!国师他!”

 

“出去。”

 

“国师......”

 

“出去。”

 

“殿下您听属下说完,国师...”

 

“出去。”

 

......

 

算了国师逃跑也不能如何,还是上将军的眼刀比较近。

 

7.

 

几年后天玑王幼子蹇兖年满二十,继承王位,清君侧除佞臣,终成乱世明主。

 

同年江湖上出了位齐姓侠客,年纪轻轻,疑似天玑国上将军。

 

阖家圆满。

 

 

 

END

我也是没谁了性转还能写到现在【望天】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50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