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双白】夕颜朝露 章十八

章十七   补档

收到心肝的生日礼物辣!超开心来更新!

章十八

 

这次去天权的路途平坦许多,蹇宾再没遇上盗贼草寇。齐之侃嘱托北方蛮族随行护卫。

 

若非临时生变,蹇宾也不再多话。

 

他同所有人之间维持着诡异的平静,不怒不闹,不哭不笑。顾白乙却不再像第一次去天权时那般,孩子气地撩起车帘钻进来,有意不让先生闷着。

 

当时年少轻狂,只恨仗剑一生不能家国在肩,只惜相爱便摒弃万难相守。

 

却不知熟为承万民之重,熟为相守不抵千军举戈。

 

蹇宾将顾白乙叫进马车内,告诉他自己代齐家将这江山还与他。当年北方的蛮族南下夺取的天玑领地,招降的正是原天玑侯顾家。溯回几代德高望重,英才辈出,如此他也安心物归原主。

 

顾白乙红了眼眶,在颠簸的马车里对他行了大礼。

 

先生教诲,白乙在世难忘。

 

 

蹇宾住进平波楼不多日,顾白乙便得了蛮族的口信,急忙知会先生,乌纥提领两万兵马撤回北方。

 

战局胶着,天玑正值用兵之际,此举无异于火上浇油。但细究起来,蛮族也无义务出兵相助。他们原想寻得齐之侃拥其为王,迁移到天玑境内。

 

可惜上一任单于齐越战前留下遗嘱,若非天玑王侯自行引退,不得扰其安宁。

 

却不见任何迹象能佐证,齐之侃从蹇宾处得知王侯身份。

 

乌纥提破口大骂,都道天玑蹇氏与自家单于如何情深意切,他忘恩负义被荣华迷了心智,不肯让位。

 

蹇宾听顾白乙转述完,颔首说了句蛮族帮到这也算仁至义尽,没说任何恼怒劝阻的话。

 

此事原本就是他的私心,该承担如何罪名无可厚非。

 

蹇宾拔出千胜擦拭,剑锋明镜般倒映出他的眉目,墨色瞳孔秋水浮汀。

 

他忽然无力地烦躁,皱着眉头,闭眼归剑入鞘。

 

他从复生时刻骨的愧疚催生喜极而泣,能得一次纵容,用尽全力一叶障目,解开齐之侃身上王侯将相的束缚。

 

却不想若他死在千里之外,那些虚掩的真相水落石出,同样的愧疚降临到小齐身上。

 

风露凝身,中宵夜深,蹇宾手握青铜烛台,眼前长路漫漫,前尘飘渺胜星辰。

 

想是他江郎才尽,只将天玑未卜前程交予顾白乙。短暂相守的平安无忧或许冻凝了他的思绪,他想不到两全的法子,使天玑无碍又不让小齐伤怀。

 

他太累太累了。

 

他们初见时,母妃还健在,她似乎早已望见那条他脚下要走的路,荆棘踏遍,越行越孤独,便用尽所有的柔情,陪他走完了力所能及的的一段。

 

蹇宾那时在浓烈的关怀里,不安与日俱增。

 

他渐渐不愿去探望母妃,似乎这样未来的苦便能减少。

 

如此,年少的安稳云梦一须臾,日后的刀剑步步紧逼。

 

他没有想要辜负谁。

 

拨开莫衷一是的辩白,不论小齐,母妃,还是父侯。

 

是他先负了那个情衷的自己。

 

 

遖宿军队一方从天枢南下,攻打四河,一方从遖宿西进。天玑腹背受敌,身陷囹圄,得天璇上将军裘振领兵五万往天枢方向,公孙钤副相领三万将士,阻挡遖宿西行军。

 

不想实为暗度陈仓,遖宿军集结兵力从天枢北方,越过昱照山攻打天权。

 

蹇宾一接到消息,便见顾白乙捂住流血的手臂,跌跌撞撞跑进平波楼。他丢下手中的书卷,上前扶住少年。

 

“先生,毓埥早早安插了杀手埋伏王城中,扰乱民心。”

 

“更为阻拦您出城归国。”

 

蹇宾扶住少年席地而坐,叫来大夫为他包扎,转身取来千胜。

 

“既然走不了,那便不走,出城迎敌。”

 

他持剑立在顾白乙面前,皮甲缠绕皓腕,不见刀眉,气势如旧,一言既出,既然无路可退,那就算步履维艰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

他便请君三尺剑,跳进烽烟萦带,披肝沥胆助齐之侃。

 

紫叶李的花瓣洋洋洒洒被风卷进屋内,蹇宾就着天光极目远眺,满园春色尽入眼眸,他却像在看更远的一角。

 

在那里,他终于实现醉卧东山三十春,书剑尽老,旧鞍蒙尘。

 

 

可怜邙山还在等他。

 

 

弓箭刺入肩胛,熟悉的痛感铺天盖地蹿上来。他本就不能离开天玑过久,千胜只能维持生气,却再没多余的灵韵供他挥霍,征战沙场。

 

在昏迷前,他听见耳边传来顾白乙沙哑的吼声。

 

“千胜剑呢!先生的剑呢?!还不快去找!”

 

他挣扎着睁开双眼,拽了下顾白乙盔上的结绳,气若游丝问道:

 

“小齐回来了吗?”

 

顾白乙说先生别急,齐将军很快就能赶来。

 

“不是,”他苦笑了下,唇角留下更多的血说道,“我想说让小齐不要急,记得小心。”

 

然后他跌进一个冗长的梦。

 

梦里齐之侃没有遇上自己,隐世而居,闲适平安,乱世纷纭都与他无关。

 

齐之侃二十六岁那年成了亲,姑娘聪慧秀丽,小齐一身红衣,没有人祝福,但也没人诅咒。

 

做了父亲的齐之侃抱着孩子,说你的祖父欠了一个恩情,君主如需,你出征卫国。

 

他站在一边摇摇头,说,你教得不对。

 

 

齐之侃收到军报时,正是遖宿围城久攻不下,节节败退,又归因仲堃仪领二十万将士反咬一口,内忧外患,此刻在四河已是困兽犹斗。

 

他没说什么,只将书信递给顾白耀,对方阅毕当即色变。

 

裘振不解其中缘由,听顾白耀解释后也是皱紧眉头。

 

【遖宿举兵十二万攻打天权,天权王亲自披挂上阵,一应官员誓死不退。昱照关战况激烈,损失惨重,但幸于退敌于昱照关外,无劳忧虑。

 

唯简先生,身负箭伤,脉象微弱。

 

望将军速回

 

速回】

 

顾白耀感到虽是暖春,帐内的空气却如隆冬,呼出的气都是凉的。齐之侃银甲白袍,点漆眼眸寒气逼人。

 

顾白耀总以为他下一刻就要砸了这案几,回过神来才发现,在他来之前,这帐内一应物什早被扔得乱七八糟。

 

“顾将军,你先守住城门,我和裘将军夜间领兵推至附近山上。”

 

“明日一攻城,响箭为信,用床弩,换火攻来得快些。”

 

裘振举手示意他不必再说,接下来的事情他已经明了。虽然军令扣人心弦,但他能看到,齐之侃的嘴唇抖得必须咬住才能说出话。

 

他一下如释重负,听着裘振交代顾白耀,他和自己会从山上带火箭左右夹击,城内将士不必多留,弓箭一次用完。

 

齐之侃等各方调度兵力,领兵夜里出城,遇到遖宿一小队士卒,兵不血刃处理得无声无息。

 

他下意识觉得佩剑不顺手,然后才想起来蹇宾。

 

战时信音寥邈,蛮族退兵时他只写了一封给自己,现在就夹在他的前襟里。

 

得君千胜,如君在侧。

 

但那不一样的,他就是不在那里。

 

 

遖宿军本欲休养生息,再图后事,一场箭雨燃起的大火将他们逼出了山林,便只能前进攻城。

 

他们还未辨清是如何败的,只见一个银甲白马的将军,直直杀入阵中,如战神降世剑满殷红。

 

齐之侃随即点骑兵枪兵各五千,西行援助公孙钤,像一头发疯的白虎,所到之处摧枯拉朽,几战之后将战线退回遖宿境内,旋即北上天璇。

 

得公孙钤一路帮扶,通往天权的关卡大开。军队贴昱照关一线前行,顺势摧毁了再欲攻下昱照关的遖宿军。

 

齐之侃骑马冲进天权的王宫,又从马上摔下来,紫叶李的最后的花瓣飘零到他脸上。

TBC

倒数三章♥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53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