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刺客列传】【双白】夕颜朝露 章四(剑灵复活梗

周更,每周六更新ww长篇请安心蹲坑

章一  章二   章三

章四

 

“有时我真觉得自己是做了亏本生意,凭什么你们父辈只救了我一人,我却得忙东忙西,赶程救你们两个。”魏子安放下茶杯,抄起手颇为不忿地看了蹇宾一眼。想想自己这满头白发,年过古稀,还要在天玑和玉衡往来奔波,救的两个人还没有一个惜命的。

 

他江湖飘摇这么多年,坑蒙拐骗行侠仗义,什么样的人没招惹过,每每却能逃之夭夭。

 

怎么这两个就不让人省心。

 

“这我可没有法子,”蹇宾被他瞪得有些好笑,这位出世的智者他在朝堂也有所耳闻,“家父与齐前辈一起救的人,老先生誉满江湖,定当一一还清是了。”

 

魏子安明目张胆地翻了个白眼,谁不知道他魏子安是誉满江湖的甩手掌柜。

 

江湖人说到做到,魏子安这就拍拍前襟上的灰尘,捻着胡子,抬腿就走。

 

“老先生留步。”

 

快走快走

 

“事关小齐性命。”

 

快走快走

 

“之前提到慕容离给过小齐信件,以免他轻生,依我看,信中内容恐怕都是些拖延罢了,没法彻底让他断了念头。”

 

魏子安停在门槛前,等着后文:“......你想怎么做?”

 

“他这么想死,无非是因为我,我想假装我死之前的口吻,给他写封信。”蹇宾一脸病容,坐在床头看着他。那双眼睛笑起来仿佛秋水墨色,鸿雁拨掌点涟漪,可他现在看着它们黯淡下去,疑惑外边可是夜色将至了?

 

“你不打算告诉他你还活着。”

 

他低头轻笑,魏子安听着唯恐他下一秒咳出血来,“我现在要做的,是为国复仇,不负先父所托,我需要振兴天玑国,需要联盟对抗遖宿。小齐若是知道我还活着,定不会好好归隐山林。”

 

“太危险,我舍不得再让他入局。”

 

魏子安听完这话,几乎出离愤怒了,原地打转搜寻着可以摔的东西,摸到刚刚用过的茶杯,在蹇宾威胁的眼神里还是“砰”地扔回桌上。

 

“太危险你不舍他,就舍得你自己啦,你们两个中间到底谁的身体状况更适合,是个人都看得出来”

 

蹇宾一字一顿地说:

 

“是我”

 

魏子安差点直接飞升

 

后面蹇宾说的君王社稷,他一个字也没听就推开门,走出这个房间,边走边说:“这事我管不了了!你这封信也别让我带了,慕容离消息灵通,没多日就能找到这来,你交给他得了,别累老夫这一趟。”

 

正赶上顾白乙端着午饭迎面而来:“魏老儿,这是又惹先生生气了?”

 

然后灵活地躲过魏子安的手刀:“每回不都这样,老儿你和先生说过话,你不快活,先生也得闷上好半天呢。”

火上浇油

 

幸而顾大人顾辕及时赶到,拱手作揖赔个不是。魏子安吹胡子瞪白乙一眼,大步流星出门了。

 

顾家父子进了房间,目的各异,顾辕开口:“先生先前提过的减税之法,安定流民,固农筑基都颇有成效,现下农事倒是渐渐恢复。前几日先生嘱托的国库抢粮,有白耀和之前的军中斥候想助,也顺利拿出不少粮食。”

 

皇城如何布局,没人比蹇宾更清楚,是而袭击国库才能全身而退,又带出些粮食,解了饿殍遍野的燃眉之急。

 

“减税虽说对恢复元气有益,可是遖宿不会这么让步,毓埥可难为过你?”

 

顾辕摇摇头:“无妨,还能应付。亏得最近流民暴动闹得厉害,要安抚人心,减税也是让利最少的办法了。”

 

蹇宾心说也是,就交代起顾辕减税实行,国库却得空虚一阵,去典当行寻些可用的人削减开支。

  

顾白乙瞅瞅自家老爷子,有些担心地对蹇宾说:“先生,你再不吃,饭菜都要凉了。”

 

蹇宾笑笑,接过食盘。

 

往常废寝忘食的顾郡守必定要说白乙不分轻重缓急,再硬拉着蹇宾聊到先生困了为止。

 

果然顾老爷子抛给他一记眼刀,又自顾自地掏出一封信来。

 

信封上赫然写着“慕容离”

 

蹇宾拆开信封,看了两眼,搁在枕边。

 

顾白乙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,忍不住问一句:“信上说了些什么?”

 

“无事,明日午时三刻,慕容离约我去一间茶楼叙话,你随我同去即可。”

 

顾白乙看着又没怎么动过的饭菜,应道:

 

“哦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烈日高悬,灼灼热度也暖不了山间的风口,齐之侃走在玉衡通往天玑的小道上,猎猎白裳,涤荡风尘。

 

他从不喜欢夏日里炎炎的太阳,以前住在山林,枝繁叶茂层层削减下来,直到剩下恰到好处的暖意。

 

这样的天气让他想起天玑国破那一日,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,浩浩荡荡压在头顶,像怎么也挥之不去的绝望,黏腻浓稠,仿佛掉进了沼泽。

 

心却是冰冷的。

 

天玑国度过多少个春秋,一朝覆灭,连一个夏季的长度都捱不过。

 

慕容离约他去天玑,他自己也有一些打算。齐之侃说不清对慕容离的说辞有几分信,抑或对他有什么恨意,只是既然有法子能离那人更近一点,道听途说,或者义正言辞,都无妨了。

 

他都是要追过来的。

 

自他在玉衡故道醒来的那一刻起,他就深刻地发现了自己与往的不同,好与坏矛盾地结合。自从那人离开后,他没了可追随的目标,反而比以往生出许多心思想法,再不用顾忌谁。

 

好比慕容离对天玑灭国可谓居功至伟,可他却提不起恨意去杀他。

 

那一日齐之侃远远看着天玑王城,被烈日焚烧出一簇簇黑烟,兵戈隔了那么远,什么也听不到。整个王城像是最盛大的火焰。

 

烈火焚心

 

他所有可名状的爱与恨,像那些腾空的烟一样,消逝到再也抓不住的地步。

 

齐之侃抬头辨认面前的建筑,停下脚步。

 

——可为天玑王陵?

 

 

 

 

TBC

下一章双白见面(*˘︶˘*).。.:*♡相信我我真的会让他们见面的(拍胸脯)

 

以及阿离不在本章,可是阿离活在传说中�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62 )
  1. 七只影也荷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