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昊山】招生计划外

一个正派大侠x魔教教主的故事

ooc,非常俗

梗来自 @努力变勤奋的腊肉      原梗戳我

招生计划外

 

1.

 

小公子年方十七,一人一剑。

 

刚刚经历五年闭关三年模拟,跳级毕业,江南的老剑师还没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他叨叨完,把毕生秘籍传授给他。

 

隔日就听闻小公子因病暴毙,天妒英才,引人唏嘘。

 

老剑师捂住心口,高喊一句“后继无人”,笔直栽倒。

 

这时候“天妒英才”的小公子已渡了淮河,抵达关内,连学生装褐袍金边高马尾都没换,一路急行到了山谷。

 

山谷旁有两座山,一座归魔教,一座归正派。

 

小公子往上揣了揣包裹。

 

他是来面试的。

 

2.

 

这些年武林不太平。

 

因着双方势均力敌,明面暗地都锱铢必较。

 

每年招人的时候更不太平,今天魔教扮成正派拐骗未成年,明天正派澄清昨天那队不是我们的人,再换装扮成魔教闹事,大后天轮到魔教澄清,昨天那帮伪君子盗版可耻。

 

真真假假恍恍惚惚谍影重重。

 

小公子站在谷口,不远处尘土飞扬,传来刀剑打斗声。

 

就很慌。

 

3.

 

小公子踌躇之际,守在一条山路上的青年走近,远远打了个招呼。这人肤色偏黑,头发梳到脑后扎了个小辫,倒像是关外来的。

 

一口白牙笑道:“这位公子是过路的?”

 

他回道:“不是,这里......招人吗?”

 

小公子武林世家,祖上豪侠不少,四代单传根正苗红,三观极正,遇到老太太不扶都会被骂,什么剑走偏锋,不存在的。

 

他的手在两座长得彼此彼此的山中犹豫了一下,哪座山是武林盟主的来着?

 

小公子话还没问出口,对面大动干戈的招生办纷纷停手,一个黑衣魔教脚还踩在人家脸上。

 

他这一停顿,气氛就很尴尬。

 

十几个人齐刷刷望向他这边。

 

小公子咽了口唾沫。

 

 

“唉!!这位公子等等!别跑啊!先别跑啊!!”

 

4.

 

“我们这儿来了新人?”

 

王大陆把扛着的小公子放下,转头对树上道:“是,若不是我眼疾手快,这小子铁定被那些人大卸八块了。”

 

头顶树叶哗啦啦被别到一边,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手拽梨,另一手扫开树枝,皱眉对下面说道:

 

“嘿!怎么又抓错人?”

 

青年瞅一眼小公子白白净净的脸,转头继续拽梨,说道:“但你这人怎么?还带他过了机关,走的迷林那条路?”

 

王大陆点点头,接住他扔过来的梨,小公子感觉要糟。

 

青年转身面向他坐在树干上,小公子这才看清他穿着殷红的短打,身量比自己还清瘦些,一双虎目里倒真真疑惑得很,漫不经心道:

 

“你瞧瞧这算什么事,这位小兄弟生得脸白肉嫩,那像咱们门派里膀大腰圆,肯定是哪家的公子哥,要去对面那座山的。”

 

王大陆闻言脸上更黑了几分,梨也嚼不下,作揖赔礼后,便推小公子往下山的路走。

 

小青年只看梨拿小刀削了几圈,又摇摇头道:

 

“来都来了急什么?”

 

一句话王大陆又掰过他肩膀,差点一头磕在台阶上。

 

“现今白道上的人,那可都脸白心黑,万一这小兄弟记住迷林的线路,只等一声令下放了他,好回去给对面复命呢。”

 

小青年也不管他,直将手里的梨削净了果皮,满打满算啃上一口,总算抽空再瞧他一眼。

 

那小公子眼中怯怯,脚下却不动。

 

他笑道:“你这后辈倒是有意思。”

 

他反手掷出小刀,直飞小公子面门,迅疾提起树枝上的弓弩,簌簌几枚短箭。

 

小公子飞身躲过,拎起撕破的长衫,一口气还没喘上来。

 

大脾气小青年颔首一笑:“不错不错。”

 

两三口啃完梨,往脑后一扔果核,小青年手持机关弩,飞身跃下,他顾盼之际,那人落地时候,携着英风,叫清香草屑攀上他褐椽的袍袖,片刻蹿将到他面前。

 

小青年拍拍他肩膀:

 

“左右不能放你走,勉强收了你了。”

 

小公子皱皱浓眉,道:“要不是我刚才躲得快,你是要杀我的。”

 

标准新生青涩微笑,然后一记左勾拳撂倒了他。

 

 

原来小公子还是位大侠。

按剧本大侠下场应该很惨。

 

因为小青年是魔教教主。

 

5.

 

大侠接受了十七年传统教育,生在阳光下,遍地红领巾,初入魔教,觉得周围很危险。

 

比如藏书阁前面扫地的老僧,他站在一旁看了挺久,探知到对方武功深不可测。

 

可是魔教也有藏书阁?

 

——所以说封建教育要不得

 

老僧突然不扫地了,双手撑在扫帚顶,不甚友好地盯着他。

 

大侠暗叹不是对手,走为上策。

 

其实只是他站在那太久,人家没法扫地。

 

老僧看着大侠轻功带起一大片树叶,纷纷扬扬,落到刚扫的地上。

 

额角青筋暴起,提起扫把想把这死孩子打进地里,扣都扣不出来那种。

 

6.

 

大侠蹿到自己住的小屋,小凯盘腿坐在桌边,一边吃点心一边问他去哪了。

 

小凯年纪稍小,原本同是去正派的少年,误打误撞给扛到这来,住了一年有余。

 

好好一个孩子,不能被魔教同化成歹人。

 

大侠于心不忍:“你同那些魔教人士下山,见过他们克扣良民粮食,咱们不能助纣为虐啊。”

 

小凯点心都不吃了,看他的眼神有点惊恐。

 

“我和大陆哥一起下的山啊......”

 

大侠脑内还没把小凯,和杀人放火联系起来,小教主推开木门,探身道:

 

“这几天有人知会了一声,后山有虎,小凯,留个心眼别随便去玩。”

 

又换个方向对他道:“大侠,不给我们示范一下为民除害?”

 

到了后山才晓得被人摆了一道,统共就他们两个人,试探身手倒是方便。

 

后山草木葱昽,罕有人迹,这虎恍一动作,教主甩手一套飞镖,跳脚炸毛,暗器飞箭一股脑招呼过去。

 

大侠走近看了一眼,抿嘴觉得惨不忍睹,点点头说死透了。

 

小教主拍拍胸口,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。

 

“你怎么不怕?”

 

大侠从远处的草丛里转身,怀里抱着一只血淋淋的幼鹿,眨巴眨巴眼睛蜷缩在他怀里。

 

“嗯好可怕。”

 

......

 

7.

 

端午那日他们下山赛龙舟,小教主刚将落水的小凯提拎起来,骇未及骇,翻船落水。

 

大侠站在岸边,见救人的船急行而来,手脚不听脑子劝,转瞬跳进水中。

 

江湖道义,企是黑白两道就能分割的。

 

被他拉上船的教主缓了缓,吐出淤积在胸口的水,迷糊中看清了人,一下笑出声。

 

昊然大侠不管,卧蚕似的浓眉紧皱:“你怎么样?”

 

他年纪轻,声音如沉淀后的醇厚,又活脱脱炼化成透明,一下又清又沉,让人厌也不得。

 

教主给他叫醒,两指抵在他眉间,不给他皱眉,笑道:

 

“我当是哪家的傻子,嫌命便宜非要送我这来。”

 

8.

 

斑斑长到两岁半,大侠到了及冠之年。

 

小鹿叼了一把紫竹作柄的短剑给他,大侠摸摸上面的两排牙印,有点心疼:

 

“他有事耽搁了?”

 

斑斑抬头咬他剑柄。

 

大侠推开它的脑袋,笑着揉两下,下次再带它去花农那偷吃金银花。

 

他起手试剑。

 

魔教招式不比他学的清风明月,多是冰冷致命,干净利落,耳听四面眼观八方,漏不掉一丝偷袭的气息。

 

枯残叶,风径走,全身如林,剑光如织,叶落如雨。

 

——扫地的老僧撵着他跑了两个院子

 

斑斑见两人远去,折折耳朵,追也不追,掉头撞树干,磨蹭新长的鹿角。

 

“唉唉等等!别撞别撞!”

 

教主抱紧晃荡的树干,赶它去别的树。

 

 

手心里的血落在鹿角上。

 

9.

 

当他联系上正派的线人,将迷林的破绽飞鸽传书后,后知后觉掌心虚汗,指尖颤抖。

 

大侠骨骼清奇,聪慧过人,十岁便已小有名气。当年正派选拔探子他自告奋勇,盟主还没纠集少年才俊,选拔一番,他便阴差阳错,先一步踏进魔教万重山。

 

说不怕是骗人,而他这一遭,卧底最合适不过。

 

但心里竟期盼尘埃落定不要来得太快。

 

三日实在太快,像一场蓄谋已久的收网,迫不及待结束漫长的窥伺。

 

余淮站在自古光明正义的一方,十几名武林前辈蜂拥而上。

 

大侠自认潜伏得无懈可击,又想改口说破绽百出,投子认输。因他对上教主清冷冷的眼神,突然觉得可能他早就明白。

 

或许因由过度汇聚的注意,此刻他又觉得心神皆被打散,四下飞去。

 

他心悸之时,正值那人骄矜侧目,利刃鲜衣,血迹深深浅浅渗进甲胄,或由内而外。

 

老剑师按住他的肩头,背后千百双眼睛晦暗不明,有人盼他日落西沉,有人怜他英才天纵。

 

其结果都会拔剑

 

——所以他不能动

 

那些广为流传的离经叛道,正大光明的讴歌,此刻看来都裸露出可笑的阴暗面。

 
他只恍惚听见长辈借他的名头,讽刺对面的小教主,余罪听愣了,勾出个玩世不恭的笑,复问道:

“余淮?”

 

这一句不算掷地有声,不逞凶斗狠,更称不上情意绵绵。

 

他听来却好似剪了悬挂巨石的线,突然砸落在心上。

 

秋风萧瑟,大侠褐袍窄袖,同四年前几多相似。而余罪眼里全无料想的满目疮痍,他啐一口血,起身依旧微微昂首,笑道:

 

“叫声大哥来听听?”

 

 

箭雨磅礴

 

10.

 

这些年武林不太平。

 

传闻魔教一夜殁亡,正派人士竭力绞杀余孽。

 

茶馆老板还没嚼完舌根,见大侠铁青着脸,拽剑奔向万重山。

 

山顶的武林盟主只晓得,有一人长剑短匕,如清风明月,骄阳烈日,又如魔教暗影魍魉,只一人一剑,寒光如网,从山脚下抄近道笔直杀上来。

 

他不是对手。

 

大侠登上山顶,看见小凯冷硬着一张脸,这孩子骤然敛了笑容,站在山顶上一步也不退。

 

看见他也不笑,不怪他,只走过来扶了他一把,斑斑从他身后走向大侠。

 

余淮坐在地上轻揉它宽阔的额头,眉眼间携冰淬火,此生孤勇到了指尖生根发芽,只剩“共做百年人”的温顺。

 

鹿衔了一支断箭递到他膝上。

 

他放下手里的紫竹短剑,丢盔弃甲,拥抱住它修长的颈项,万分虔诚。

 

“你找到他了?”

 

END

 

 这个故事里的昊然是余淮在魔教时,用来掩护的称呼。他在其中的心态一直是很复杂矛盾,我的笔力不够,不能明显深刻地表现他的成长。

一直以来投机取巧,写一些固定的角色,这次写的时候删改了很多hhhh反正越写越少。

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w

评论 ( 21 )
热度 ( 47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