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涯欢涯】小团圆

腿肉太难吃了谁来喂我一口啊饿die

西涯领着刘镁铝,捱了一路欲拒换休的拉拉扯扯,总算蹿进马宅。

抬头远远看院子一眼,这人还留在这干什么?

神思归位时提了提无双,扔下刘姑娘在后头赶上。

再定睛一看,红衣小少主没搭理刘姑娘问话,笔直站那不改面色。

这便是有求于人了。

当日在侠考镇和苍穹李大侠没少同他结梁子,如今好容易能听一句软的,自然不能少了架势。

李大侠撇撇嘴,无双撂在漆木茶几上,撩襟翘腿,眼神锁在足尖,侧耳攒足精神听人话语。

“我叫秦欢。”

小少主清凌凌的声音点了下,干脆没出息一会也再绷不住,李大侠蹿将起来追问:“你是双儿的哥哥?”

小少主稍吸口气,偏头对李大侠说道:“是……双儿的病又发作了。”

西涯凑近看这才反应过来,红衣小少主寒冰面色,疏忽像被削去少年的意气风发,孤零零立在他堂内,生出些许孑然一身的落魄。

若是他服软是这般模样,李大侠想那还赶紧算了罢。

等小少主被刘姑娘教训般记下稀土,拽剑赶往九阴山后,李大侠擅机巧工匠,装置几日后便只待小少主返程。

李大侠从刘姑娘的灶房摸了几只鸽子,卷巴卷巴纸条塞进信筒,隔几天扬手飞一只去九阴山。

“九阴山猛兽出没,你多小心,别弄丢了双儿的稀土……”

“那里地势高寒,你从镇上捎些厚实的衣服,别带不回稀土又折在哪,我也没法同双儿交待……”

“装置已经完成,只缺稀土启动,你别着急赶路……”

几件事带上双儿的病情,看起来了无破绽合情合理,李大侠点点头,收不到回信,又摇摇头。

他可能没料到九阴山寒风凛冽,鸽子不太能飞回来。

倒也不是信音全无,秦欢下山时逮住最后一只鸽子,回在背面,白鸽子窝在手心,带了几搓黑毛。

一看就知道是灶房拿的。

那边李大侠伸手抓住信鸽,反手甩给刘镁铝,敞开信笺翻到背面,信上道:

“嗯…”

白鸽子拼命扑腾几下,这位姑娘伙同这位蓝衣大侠杀气腾腾,用看鸽子汤的眼神瞅自己。

END

有人的话可能还会有后续???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27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