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齐蹇】兰芽 章四(先天性转

章三 

雷单向性转请注意躲避!

一点小波动,我大概脑子有病......

章四

 

1.

 

乱世风云诡谲,天下诸侯陆续揭竿而起,自立为王。

 

蹇宾这许多年鸿儒学礼总算派上用场,身着三层暗纹华服,捧着立国大典上的祭酒,由高台下拾级而上。

 

她本身在“公主”的加持下,金贵的骨骼从内里迎着光,于诸国万众眼中越发锋利明显,像一颗明珠举至日头。

 

天玑侯取过她手中酒杯,向先祖酹酒,蹇宾站在他身后聆听庄严的誓词。

 

齐之侃守在一旁,从国师口中念念有词时就困得不行,直到蹇宾走上高台才提起些精神。

 

此刻又昏昏欲睡,偶然感到身上的视线,眼眸转向来源。

 

蹇宾广袖如云,双手交叠身前,姿势规矩大方,却抿嘴笑着投给他一个局促的眼神。

 

像年少时一起办砸了差事却没被发现,站在长辈面前时偷笑着对视,得意的心有灵犀。

 

他于是也打起精神站直了,看她一眼就目光就投向别处,笑容却都是给她的。

 

2.

 

蹇宾被天玑王点去吏部熟悉人事,跳过天官署,瞒着父王又去兵部转了一圈,翻身上马打道回府。

 

公主府用来习武确实地方小了些,齐之侃手握千胜挽过几个剑招,白衣翻飞落地,寒光一闪,身边的刚开花的桃树就遭了殃。

 

他蹲在地上皱眉,比划移花接木还是偷梁换柱哪种更完美,公主观摩到现在完全没被发现。

 

蹇宾走过来拎起桃花枝,笑说,小齐最近武艺精进不少。

 

摆出舞剑的步伐,桃花为剑,身着卸下华服的男装,不佩发饰,仅男儿的玉冠束发。

 

几招衣袂翻飞,凌厉流畅,竟是他这几天所练的剑法。

 

练到一处又生涩地卡住,公主笑得尴尬,将花瓣落尽,光秃秃的树杈子藏到身后,说道:“这几日看你练这套剑法许久了,我也就记到这里。”

 

齐之侃果断抛弃支楞在地上的千胜,拿走公主身后的桃花枝,一剑刺出示范,为蹇宾形似的剑招补足了气势。

 

蹇宾还未看全这一招,身后的小厮匆匆顺走廊跑来。

 

“殿下,可算寻到你了,王上正找您去宫中呢。”

 

蹇宾应了声,一边跟着小厮出门,一边回头对齐之侃交代,督促兖儿习武就拜托小齐了。

 

齐之侃点点头,又见小王爷站在走廊上好像挺久,一反常态不缠着他,像闹腾的小喇叭一下成了高岭之花。

 

本王爷也不是小孩子了你们就不能收敛点。

 

然后对着疑惑的齐之侃冷哼一声。

 

 

蹇兖气鼓鼓地走开,假装躲过今天的练武。

 

3.

 

等到夜里王宫的门禁都快到了,蹇宾还未回府。她成年之后有自己的府邸,天玑王除却节日庆典很少留蹇宾在王宫过夜。

 

齐之侃在踱步几个时辰后,终于坐不住,骑马进宫。

 

沿途返回的将士揪住他,一番言辞后他才明白了起因,脸上的落寞比对方更甚。

 

天玑这几年虽说将才不乏,但缺少统领三军的惊才绝艳者,遖宿几战下来颓势已现,战局转瞬被苟且偷安者推向求和。

 

遖宿使团此次前来请求和亲,于那些人更是道台阶。国师朝堂上讲得苦口婆心,为国为民,说八字说天象,笃定了要送这位和他做对的公主去遖宿。

 

齐之侃进宫扔下朱砂,由它自己去找马厩,一路跑向蹇宾常住的偏殿。

 

4.

 

蹇宾不是寻常女子,从前挨了父王家法,被人抬回去也不会掉眼泪。

 

但这次她确实无能为力。

 

“小齐,不如我嫁给你,或者,你替父王领军吧,若是你的话,遖宿几战后肯定再不敢提和亲的事。”

 

齐之侃诚惶诚恐,后退一步,属下难承殿下厚爱,担当不得此等要职。

 

蹇宾擦擦眉梢的眼泪,哑然失笑道,小齐,我逗你呢。

 

“明日我便要父王封我为天玑的掌政公主,辅佐兖儿至他成年继承王位。”

 

“我以后怕是要做个坏人了。”

 

“小齐,不如你离开吧。”

 

他猛地抬头看她,月色下却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 

“父王同我说过,小齐,我不是天玑的王,不必为父命报恩于我。”

 

 

可她想看的关外青山还在远方。

 

 

TBC

 

这篇充满恋爱酸腐味的文怎么还没完结【望天】

当初明明只想写段子的

没错下章就完结√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9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