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齐蹇】兰芽 章二(先天性转

章一

性转饼!单向性转单向单向!!不适者请回避。

我最近大概脑子有坑...

有人就......继续?

章二

 

1.

 

山中日月长

 

蹇宾因着腿伤,多半时候齐之侃伴在左右,二人即便相对无言也不觉乏味。

 

但齐之侃每日下山采买却是免不了的,为了蹇宾能好得快,齐之侃四下搜罗了好些滋补的吃食。

 

常常在卖菜的阿婆摊前愣着,停了动作,心思一团乱麻,竟有些盼望蹇宾莫要好得太快,却又将伤势照料得面面俱到。

 

阿婆看着桌上几个子。

 

......这家里又没着火怎么还给多了。

 

2.

 

朱砂刚牵来的时候不怕人。

 

齐之侃想起来蹇宾快把他书架上的胡写乱画都翻个遍了,看完眼神亮起来夸他,红着脸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

不然他一边做饭,一边还瞥着蹇宾有没有翻到什么比胡写乱画更糟糕的......

 

比如她上次翻出来自己五岁时的练字本......

 

处世不惊见多识广山野少年齐之侃,恨不得一头栽进鱼汤里,差点错过火候。

 

可这事又是得了自己准许的,他便从集市上牵了匹红马,想来他不在的时候蹇宾不至于太无趣。

 

朱砂生得健壮,若征作从军的高头大马也不为过,他见用来拉磨盘着实可惜了,顺势讨来送给蹇宾作伴。

 

完全没意识到战马对少女来说好像不太合适。

 

好在蹇宾远远瞧见朱砂,点漆眼眸浮出喜色,眉梢如笑容明媚。

 

齐之侃将蹇宾扶上马的时候,对比了身量颀长的少女和战马。

 

觉得自己真的是只有五岁了。

遂不敢放蹇宾骑得太远,护在一旁提防她落马摔到伤口。

 

平常大家闺秀定是马缰都不曾握过的,更遑论骑马,齐之侃皱着眉头面露忧色,一面在心里估摸着送人换几只兔子。

 

大家闺秀蹇宾熟练的一抽缰绳,夹紧马腹,朱砂四蹄飞扬。

 

将挂在马脖子上的齐之侃带出去七八米。

 

3.

 

齐之侃砍柴归来,手上提着猎来的野兔,脚下铺满枯瘦的树叶,踩上去吱呀作响。

 

他远远望见几个梳了发髻的姑娘聚在自家窗前,皱眉拿手背翻过来遮挡日光,加快脚步走过去。

 

山里人虽说淳朴厚道,但总有人多嘴,揪着男女之事为难他,硬扯一段红线最后不欢而散。

 

蹇宾不是易亲近的人,性子又傲得很,若是被旁人闲言碎语扰了,怕是会生闷气要走的。

 

正撞上几个挎竹篮的姑娘拦住他去路,他将解释的说辞在心里滚了几遍,自觉问心无愧不必多费口舌。

 

“齐剑师...可否...可否烦劳帮个忙?”

 

???

 

另一个姑娘红着脸接着道:“敢问那位蹇公子是从何处来的啊?山中竟不见如此人物。”

 

???

 

“听闻蹇公子打猎受了伤,”一位姑娘绣眉一皱“多亏齐剑师仗义相助,我这有些从阿婆那取的上等药石,都赠与齐剑师。”

 

???不是??姑娘你是?

 

还没等齐之侃拒绝,手里就多了几个竹篮,再抬头看窗前。

 

少女换了他旧时的白衣裳,额前一片朝云似的发,墨色的皮甲勒出纤细的手臂,银线发冠,杏花柳梢,和风斗草,怎么看都像打猎归来的公子。

 

她挤兑似的冲他眨巴几下眼睛,朱砂凑过来叼她手里的兰芽,顺势舔舔少女水葱似的手指。

 

“小齐还愣着干嘛呢?”一出口换回原本的声线,知道自己露馅了,立刻轻拍下嘴唇,歪着脑袋扫视一圈,所幸姑娘们都走远了。

 

齐之侃神情复杂。

 

......不是,心上人男装这么英气,多少有些伤自尊。

TBC

lo主脑子不好真别认真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68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