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齐蹇】兰芽 章一(先天性转

性转饼性转饼性转饼!!!!!预警

看到蟹壳太太的图终于忍不住了,所谓画手催文就是这个道理x

有人看就继续?

章一

 

1.

 

齐之侃是在看到远处扶摇而上的灰烟时反应过来的。

 

卖菜的阿婆好意提醒他,话音刚落只觉眼前一阵疾风,扫得睫毛吹进瞳孔,刚揉开眼睛只见白衣的少年又折回来。

 

摆摊的木桌上多了几个子,齐之侃顺手抱了两颗大白菜就往回赶。

 

这方位毫无疑问是他的剑庐。

 

阿婆掰着铜钱数了一下。

 

......不是,阿侃啊你给多了。

 

2.

 

“......我看你许久未归,”正值豆蔻的姑娘瘸腿站在灶台前,草木灰粘在脸颊两边,咽了一口唾沫说道“我也没料到第一次下厨是这样的......”

 

齐之侃扔下怀里两颗大白菜,一个箭步冲上去。

 

蹇宾受了腿伤不便走动,他眼疾手快,起手打横抱起退开两步。

 

下一刻大锅里大火冲天而起。

 

齐之侃往怀里投过一个复杂的眼神,神情心累到冷漠。

 

可惜跑太快小辫子缠成麻花,荡在眼前毫无威慑力。

 

姑娘帮他别好小辫子,攥紧小拳头,手里还拿着扁平的锅盖,又咽了口唾沫说道:“......下次我等你回来再吃饭。”

 

齐之侃深吸一口气。

 

 

擦了擦蹇宾脸上的灶灰。

 

3.

 

蹇宾是他某日下山砍柴捡到的,衣着不凡,想来是出自钟鸣鼎食之家,一身暗纹白衣,不是女儿宽大的袖摆,倒像墨甲护腕的猎装。

 

山林野兽出没频繁,居民良莠不齐,他出于好心将她带回剑庐养伤。

 

至于蹇宾刚醒来,差点拿匕首往他咽喉上扎个洞就是后话了。

 

4.

 

蹇宾是极精致的美人,不施粉黛的美,眼底秋水横波。

 

偏偏一副清秀的面容,携了拒人千里的冷傲锋利。

 

他起先只敢在归来的山荫小道上,从垂落的树叶罅隙中,悄悄望窗台前托着脑袋的白衣姑娘,生怕多看一眼,所有人就会知道他的心事。

 

当那双眸子从书页中解脱,细小的银饰埋在青丝中熠熠生辉,却不及面上弯起的两道明月。

 

他怀揣心事瞬间无处遁形。

 

姑娘双手推着木桌的边缘,将座下的竹椅滑出一段距离,站起身探出窗口。

 

齐之侃小步跑到窗前。

 

蹇宾伸出手在他手上的篮子里翻了翻,她许久未出门,自然枯燥无趣,笑道:“小齐今天去崖间了?可有受伤?”

 

姑娘琢磨着,这些兰芽,小齐煮的茶自会是极好的。

 

垂眸见两人隔得那样近,额头抵在一处,齐之侃的发辫蹭到鼻头上痒痒的。

 

她收敛笑容,睫毛极快地煽动几下,赶在一抹霞红飞上脸庞前缩回屋里。

 

 

又探出来抓了一把山间兰芽。

 

 

TBC

 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77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