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双白】夕颜朝露 章十三

章十二

lo主也知道好久没更新了...其实是去参加煎饼果子摊的活动了√

等投票结束后放给大家,如果不嫌弃的话~

公孙上线辣
啊双白相认倒计时,下章相认~

章十三

 

顾白乙从膳房端来午饭,坐在床沿轻轻晃了晃蹇宾的肩膀,见那人眼睛眯出一条缝,悄声说道:“先生,趁热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

蹇宾闻言又把眼睛闭上

 

顾白乙轻叹了口气,也无法勉强,站起身将餐盘搁到茶几上。回头见先生侧躺着,凝视自己靠在枕边的手腕

 

青紫交错的尸斑如蛆附骨,藤蔓般缠在手腕上。

 

早知如此,他便该学父侯拔剑自刎,还能死得体面些。

 

顾白乙走近,松松握住他的手腕,撩开被角放好,又压了几下挤出寒气,说道,先生别冻着。

 

他说完扶住膝盖跪在床边,伸手替头发摆弄到就寝的位置。蹇宾攒了点力气,偏头说道,别弄了。

 

他的头发已然全白了,见不到一丝黑色的痕迹,可那张脸除却驻足长久的疲惫,依旧是风华正茂。顾白乙抚摸那些白发,触手仿佛银练般冰冷而柔顺,像是将月华捣碎了铺满他的发。

 

上苍许是真眷顾他,弥留之际还不肯叫他失了颜色。

 

他这一生又哪里缺了这种颜色,或是雪白,或是芳华。

 

“我小时候听母亲说过,人总要经过万众俯首,山河拱绕,好友成群,子女绕膝,椿萱声声教诲,旧知冰释前嫌。”

 

“还有好多好多事,很长很长的日子,然后才同归白首。”

 

“白乙,你说是母妃欺我许了太多,还是我这一生活得......”

 

蹇宾还未说完便停下,转头没看顾白乙的神情,阖眼睡去了。他以前因为这个国家夜不能寐,如今却能高枕无忧片刻入眠。

 

模糊中他只听到顾白乙哑着嗓子说道,先生,我们回天玑吧,我们去找齐将军。

 

遖宿与天璇天权正在一战,哪里能回得去呢。

 

说什么上天眷顾,都不做数,哪一样不是他自己争来的。

 

 

远处战鼓雷鸣撞击城墙,盔甲环环相扣,旌旗猎猎作响。公孙钤持剑站在城楼上,灼热空气,辽阔地势,和遖宿二十万军队一起拥到他眼前。

 

城下遖宿的将领正拿吴之远的战败说事,高声劝降。

 

公孙钤话里带点笑意,回敬道,那倒真不凑巧,本将军不叫吴之远。

 

还未等他拔剑号令,只听闻耳边凌厉的破空之音。齐之侃弯弓如满月,银甲劲装,白虎护腕缠长臂,放箭时绷紧的弓绳来回震荡出弦音,破开扑面而来的黄沙,震落在空气中。

 

弓箭不偏不倚钉在遖宿将领的鞍上

 

一触即发

 

遖宿军队身披金甲,马蹄一扬踏着滚滚黄沙压来,城楼上弓箭手蓄势待发。只等遖宿军队突然马失前蹄,无数战马嘶鸣倒地,带倒坐上将士。

 

周天逸喊道,地上埋伏了铁蒺藜,所有人下马清除!

 

齐之侃和公孙钤目光相接,彼此点点头,然后齐之侃挥手弯弓,双目满是肃杀之气,大喝一声:“放箭!”

 

箭雨铺天盖地,齐齐直指计算好的最佳射程内,正是铁蒺藜处受阻的遖宿军。

 

一时间中箭的惨叫声不绝于耳,周天逸挥剑挡开几道飞来的弓箭,死死盯着城楼。

 

...齐之侃

 

他不是死了吗?那个忠于天玑王的将军怎么会在这,他不是该随着蹇宾去死吗?

 

还是非要从棺材里爬出来,剑锋斩尽遖宿军才算对得起他的王上?

 

周天逸咬牙切齿道:“所有人后退!退到弓箭射程外!”

 

他正一边招架,却见一位将士匆忙冲上来,撞得他产点中箭,喊道:“将军,退不了!公孙钤带着天璇将士,从后方攻上来了!”

 

周天逸怒道:“他们又是怎么攻上来的!没有人发现吗?!”

 

“那些天璇军埋伏在我军后方的两座山上,互成犄角之势,一旦攻城,便立刻以滚木为先冲散我军,从后方袭击,将军!现下我军该如何?!”

 

周天逸听完心里蓦得腾起一阵寒意,像极那日天玑折兵七成,遖宿本该万无一失的胜局。可那个银色的影子白虎一般,硬是扑上来咬下一块肉,从血肉淋漓里抢出三成天玑军士。

 

他知道此刻不能再想,忙压下恐惧,颤抖着握剑指向后方:“天璇二十万军士都送了我遖宿,还能成什么气候?随我先避开弓箭!”

 

周天逸刚定睛看向后方,烈日灼灼,一道黑影视野里由远及近地拉过来,依稀可见为首的穿着淡蓝盔甲。

 

身后众将士身着银甲,竟是天玑援军。

 

周天逸狠狠道,长史失算!

 

他们本以为天璇兵力稀少缺乏将才,天权未经战事,定不肯多出兵士,与遖宿相比兵力悬殊。

 

周天逸望向城楼上那个影子,又觉得天玑将士参战,遖宿疲于管制暴动,天权兵马筹备,这些需要细密的筹谋,他也是将军,懂得这绝非齐之侃一介武将可成之事。

 

而齐之侃远观战局,见后方公孙钤的军队挡住遖宿军,逼近射程。

 

他拔剑号令,长剑嘶鸣:“换用火弓弩射!”

 

 

 

遖宿猜不准他的心思,想着此役虽败,双方定需要休整一段时日,再起战火就是谈判后的事。

 

谈判的条例还没拟好,一条条战报便被军令官颤巍巍呈给毓埥。

 

齐之侃所到之处,天玑残余将士皆揭竿而起,默契地像被人埋伏好了,只等齐之侃一来。

 

毓埥拿笔在地图上画下已被叛军攻占的地方,内心冷笑,究竟是哪位能人,能在他的管辖下埋了这样大一只军队,还没有被发现,其中将士甚至训练有素。叛军借着他减税颁布,竟然壮大至此。

 

或许他下达政策之时,就已经落入对方圈套中了。

 

 

 

不足数月,齐之侃以万钧雷霆之势,攻下天玑近一半城池。遖宿猜得确实不对,天璇守城只是权宜之计,他是要杀他个走马平川,还他大好河山。

 

他同天玑将领顾白耀说起的时候,对方从桌上双手端起一杯酒,两眼拳拳热切,挺直腰板欲敬他。

 

齐之侃颔首推拒,说道,先别高兴,我还有话问你。

 

下一瞬顾白耀便被齐之侃审视的目光逼退一步,齐之侃问道:“你们平时是怎么隐藏军队的?”

 

还没等他回答,下一个问题接踵而来:“你们又是怎么号令天玑全境足足十二郡,而不露马脚?”

 

“顾将军恕我无礼,但我要问,顾家虽为两朝元老,如何能对天玑地理劳民了如指掌,下达命令叫举国遵从?”

 

“区区顾家,怎能孚天玑万民众望?”

 

顾白耀一颗冷汗还未落地,齐之侃又逼近,问道:“还有,我路上遇到来自北方的蛮族,若非我父亲齐越是他们上一任单于,我也不能管辖一二,平日但凭你们又是如何指挥?”

 

“蛮族唯两方是从”

 

一为邙山齐氏

 

二为天玑蹇氏

 

“顾将军,”齐之侃说到这里,语调有些颤抖,眼里像烧起一团死灰复燃的火“我听闻那位先生天璇一战后,已经回到顾家,你今日,必须同我说清楚。”

 

“简涤墨究竟是什么人?”他那双眸子亮得像星辰跌落,哽着声音问顾白耀,作梦般怕一开口就碎了“他是不是,是不是......”

 

 

 

TBC

蹇宾筹谋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一战,我也是很能拖......
战场戏太难了,太难了我尽力了(躺平)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68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