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不及解释了一条执戢鱼

被凤囚凰里面驸马的造型美到!

然后吃下心肝的安利后仿佛脑洞已经不受控制了😂

准备好了?

家姐自幼便宠他

偏生了双水葱般修长的手,泼墨丹青,绘得叫他称奇。

倒也不是多难的事,他软了嗓子,见求人无果,便摆出一副伤心的颜色,不多不少,扭着头不给人瞧,又故意露点迹象,好叫人猜着他的心思来心软。

何戟望着空荡荡的墙面,前几日王上来过,见着那幅画,急匆匆转移笑容,负手路过他,宽大的玄色衣袖揽了满满的寒气,蓦得扫过他的耳朵,凹凸刺绣在耳垂摩擦出痛意。

执明挑眉望画上白衣少年郎,笑说姐夫这便不对了,绘了本王却不让人知会,定要先没收了。

他还没来得及辩解,就见那人卷了画扬长而去。

何戟跪在案前,想来是等不到一句“免礼”了。

仆人见他跪了一会,上前要去扶,见他约摸是冷笑了一下,扫开自己的手,拍拍暗纹白衣站起来。

也不知哪个小厮多事,见驸马房里缺了幅画,邀功般从哪里又捧来了新作。

怎料驸马平日也只是对一人忍着脾气,他一拂袖打翻那幅画卷,眼里怒火熊熊,半是气自己半是为别人,剑眉横飞气道,谁说我要那幅画了?

却是看也不看,画卷砸在地上铺陈开,小厮忙叠声求饶,这位主平日瞧着温润得很,却待人有别的。

画卷上一抹玄色半遮半掩,何戢眉头疏忽展平,止住正要收拾的小厮,让人轰了出去。

他从窗前移步,拾起那幅画,上面的少年玄袍窄袖,明眸皓齿,一绺额发沾了水贴在脸上,正蹲在河岸边捞上巳节的红鸡蛋。

四下无人,他可放心一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僧气,看段子调解√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3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