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刺客列传】【双白】夕颜朝露 章三(剑灵复活梗

章一   

章二

章三

 

急促的马蹄声打破山林的平静,牵扯出细碎的衣料摩擦草丛的声音,落后的蒙面人弯弓搭箭,紧追不舍。

 

一声破空之音由远及近,坐下骏马嘶鸣倒地,他在马蹄踏出的烟尘里滚落到草地上,在意识消逝的前一刻,他想这一生还未来得及登殿堂高楼,便要陪着一匹马寿终正寝了。

 

还有早春三月清冽的草香。

 

他众星捧月锦衣玉食地长大,从不知道王城外的草地上,有这样好闻的味道。

 

他在这样的香气里醒来,长途跋涉和抵挡刺杀的酸痛第一时间找上了他。即便如此他也打定主意坐起,瞬时听见提壶盏茶的声响,一个臂弯急急忙忙地拥上来,抱了他一个满怀。

 

“你醒了?”

 

七分满的茶似乎倒得分毫不差,被推到自己面前。他警惕地看了少年一眼,自认为眼中王气多少能让人露出马脚,许是那日阳光太甚,照到少年的脸上毫不退却的灿烂,周身的整洁白衣,亮得仿佛是光源。

 

那光无视他那堵透明的高墙,笔直地灼伤了他。

 

“你是谁?”

 

“我吗,我姓齐。”

 

“怕你被山上的野兽吃掉,就把你带回来了。”

 

那人说话时额边的两簇小辫子晃来晃去,好像炫耀似的的孩童语气,清水一样涤荡了犄角伏击月黑风高夜的阴影,洗出一片雪白。

 

他回望少年的眼,原先好像无所畏惧的少年却在此刻瑟缩了一下。他看着那人眼里自己的倒影说:“多谢”。然后低头喝茶掩盖笑意。

 

他那时是当真觉得又好笑又无可名状的心虚,自己哪里有他眼里倒影的那样好。

 

茶却真的很香

 

让他想起幼时母妃唤他小字,陪她吃茶。

 

“王上?王上?该醒了。”顾白乙弯腰站在床边唤了蹇宾许久,也没见他醒转,心里咯噔一下,恨不得立时跪下求饶。

 

这魏方士也颇有甩手掌柜的风采,救活了他们天玑的君上,闭门与君上坐谈了几日,再叫上自己父亲,这王城的老郡守顾辕进去数次,便泰然将君上和齐将军的宝剑安置在这了。

 

挥手自兹去,顾二少爷只觉得心里发慌。

 

顾家原为前朝旧臣,忠心耿耿一身正气,可惜飞来横祸,因不愿与大司命若木华为伍而被排挤,昔日丞相也就屈居郡守一职,代王上操心这王城的琐事了。

 

囯亡家不再。顾辕现下暗中用多年积蓄,接济预备复仇的天玑余将,白乙的长兄顾白耀也从军为将,现下正是统领众军的领头人。

 

王上若是此时在他面前撒手人寰,他只能求上天有好生之德,莫要嫌弃顾家二公子的一条命。

 

“别叫了,我醒了。”蹇宾睁开一条缝适应光线。那一场梦做得太长,见到了他很想见的人。故而不愿醒。

 

蹇宾皱着眉坐起身就要发作,只见顾白乙蹲在床边,两只手扒在床沿,只露出半张脸惨兮兮地望着自己……

 

见状,蹇宾被吵醒的气也消了一半,“今日起得迟,下次叫我就大点声,再者,我已不是天玑的君王,叫先生即可”。蹇宾翻身去够衣服,顾白乙先一步替他拿来,抖落开准备帮他更衣,蹇宾一把打落他的手,拿过自己的衣物。

 

“我自己来就行,顾家满门忠良,你不该帮我做这些。”

 

毕竟生前为君,处处金贵的很,日日早朝坐起就有人服侍更衣,现在自己动手,自然有诸多生涩之处。

 

这不算什么,终究要自己完成,国破家亡,这才是最大的不习惯。

 

顾白乙看不下去,又没法帮忙,一双手伸出去,又递回来,伸出去,再递回来……

 

——他决定出门去找侍从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蹇宾第一次醒来,魏子安也持一盏茶,坐到床沿边问他:“王上,老道问你,你可还信这天地神明?”

 

命里劫数,上天恩德,头顶的天空在天玑人的眼里,因为无知而生出必然的敬畏,随后编出许多故事和章法,妄图揣测命运,归纳结果。

 

有时对,有时错,其实有多少占星的法子都不作数,说到底就是豪赌一场,再按上一个“顺应天意”的名头罢了。

 

他早就该随小齐一样看待这苍穹,重来一次,他也再不信这些了。

 

他冷笑一声,接过茶捂在手里说:“天玑囯亡时,可有天地神明救场?还是说天意叫我天玑覆灭?”

 

“若是如此,我所做所为何惧天地难容。”

 

魏子安叹了一口气,斟茶自饮,把齐之侃的剑递到蹇宾面前:“你下葬时间久,面容都有改变,且生气不足,只有天玑能提供万物灵气,为你续命,你此生,可要与这踏遍山河无缘了。”

 

“此剑有灵,若是不得已离开天玑,带上它可保你性命无虞。”

 

蹇宾细细抚摸剑柄纹路,他现在已无剑眉星目,复生后一双柳叶眉,圆润杏眼,再无杀伐气。望着那柄剑,眼里像是化了一潭水。

 

“小齐如何了?”

 

“比你好上不知多少,面貌依旧,也无需你这样……”魏子安说到一半,皱眉凝视靠枕而坐,刚刚复生的蹇宾,瘦弱得像是风都能吹倒,还是把话吞回去了。

 

蹇宾像是没注意到断句,眉目舒展开点了点头。将剑妥帖搁在枕旁。

 

“你要复仇,当真不召回齐之侃将军?”魏子安着急地前倾,乱世之中,哪能固戍在天玑内?蹇宾若是离开天玑,用不了多久,可就是与死人无异。

 

蹇宾清清淡淡地望着他,若是玉衡的小厮在这,必定能发现他的眼神与一人惊奇得像。

 

那种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神情,魏子安看过塞外戍边的将士,也未曾有过。

 

战士戍边关,乃是心中有牵挂和希望。他却是一点渴望也没有了,只是生前君王的职责,压着他往前走。

 

“我这一生,做过最后悔之事,便是将小齐牵扯进朝堂,再来一次我绝不能再犯错。”他说到这里轻笑一下,这江山未老,不知他重回山野,看过云蔚云开

 

可会满意?

 

他如那时低头饮茶,还不知刚刚那一点笑意,是他在日后很长的时间里唯一的一点热度。

 

这次他却浅尝辄止

 

——果然没有小齐煮的茶好喝

 

 

 

 

TBC

 

视频里看到蹇宾对小齐说:“下次再来喝你煮的茶。”

虐成傻子( ᵒ̴̶̷̥́ ^  ᵒ̴̶̷̣̥̀  )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84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