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刺客列传】【双白】夕颜朝露 章二(剑灵复活梗)

章一

章二

 

“叩叩叩”

 

门板上按时响起三声呼唤,惊起一小片着陆的灰尘,在玉衡故道的日光里照得发白。粗糙的木板还保留着些许树皮深深浅浅的纹路,每一次敲击都磕得小厮手指生疼。

 

只是客人从不领情,自住在这里,便从未应门。

 

半晌,一声迟疑的“吱呀”飘进屋里,小厮端着热食,轻手轻脚地走进来,按惯例置在桌上。又从肩上拖下拭布,打扫干净桌子,才端起没动过几筷子的早膳出了客房,落上木门。

 

那人坐在哪里多久了?

 

小厮记不得具体的时辰,只是怀疑他莫不是连睡觉也是坐着的。除去坐着看看太阳,小厮印象里他只那么一次。

 

那时正赶上打烊,他忙着收拾桌椅,一天的劳累还没来得及抱怨,只听得二楼的客房门“哐当”摔得来回晃悠,那人胸膛没节奏的一起一伏,像是站不住似的双手用力扶着门框。

 

小厮唯恐他下一秒就要从门边滑下去,这症状看起来像是大夫说的气闷,这会子大夫可不好叫起来,小厮赶紧噔噔噔地蹿上楼梯去扶他。

 

其实当时他并没丛目那人的病症,只是他听见响声一回头的瞬间,对上那人惊惶失措的眼神,瞪得像鹿一样圆。

 

然后就是泄了气一般的询问

 

“我的剑呢?”

 

他被那一瞬间的悲伤钉在当场,如芒在背,磕磕巴巴地说:“被...被魏方士带走了”

 

齐之侃转身挥开小厮伸过来的手,歪歪倒到地下楼,左手扶着栏杆一路推下去,沾了满手的灰尘也好像不知道一般。那人径直走到掌柜的面前,从桌上拿起一把医用的匕首。

 

等小厮看到掌柜手上的血才反应过来,他一个箭步冲上去,帮着年迈的掌柜阻止那人再把匕首再刺进喉咙几分。

 

那人手劲大得出奇,医馆里从军归来的老兵也不及他,小厮和掌柜两个人几乎拦不住他。齐之侃却好似从没发现过他们两个好心人。一只手死不了,扬起另一只手来帮忙。

 

他见状,吓得这才从口袋里掏出魏方士的信,一个劲戳到那人脸上:“有个叫慕容离的托我给你留封信,公子先过目再做决定也不迟!”

 

听见这话,那人死水一滩的眼睛些许波动,瞥了一眼信封,然后缓缓放下匕首,只是没有搁回原位,提着匕首,抽走小厮手里的信封,没管还在流血的脖颈,径直上楼。

 

一句多谢也没说。

 

像是埋怨谁多此一举,救他一个不惜命的旅人。

 

小厮拔腿就要回家歇息,掌柜和他推搡了一会,他才不情不愿地上楼去瞧瞧,怕是这里出了人命,魏子安那里可不好交代。他上了一级台阶又撤回掌柜的旁边,抓了一把绷带,那人流了血,总得包扎。

 

小厮一边上楼,一边心里嘀咕,那人眉清目秀,冷面利芒,何妨天涯无芳草。

 

拔剑出鞘,威严自成,何妨乱世不出头。

 

大难不死,有什么苦,非要死上一遍还不够。

 

还得要直奔黄泉才追得上的。

 

等他在门前徘徊了几步,最后硬着头皮推门进去,便看到那封信搁在床头的柜子上,那人迎光坐在床铺,淡淡地望着窗外的玉衡故道,白衣在日辉里亮得仿佛是光源。他眉目生得本就凌厉,阳光投下的影子都是线条分明的硬朗。

 

可是他眼里却空空荡荡的,日光再盛也照不进来。

 

“公子受了伤,先包扎吧。”小厮把绷带搁在床头柜子上,顺带瞄了一眼信上的内容,隐约提到慕容先生会带来天玑王的旧物,望公子静候一段时日,忘却前尘,既重来便不要执著过去。

 

“我问你,天玑国内,现下可好?”公子没看他,问道。

 

“现下大多都是天玑旧部在打理着,大的动静,玉衡这边倒是没听过。听闻早先管理王城附近的顾郡守现在管理天玑郡。”小厮没敢纠正他称“天玑国”的说法,他竟能在那人的语气里听出一丝害怕。

 

“那…那天玑王,遖宿王……”

 

“哦,那天玑王蹇宾最后拔剑自刎,倒也不失血性啊。”

 

听完这话,公子眼睛又暗下去几分,复又问道:“可有好好安葬?”

 

“玉衡消息闭塞,未可知。”

 

那人似是盯着光看得太久,敛上眼睑。小厮以为他要流泪,可却没有。

 

“公子……如何称呼?”

 

等他断定没有回应,准备转身下楼时才听到一声对答。

 

“我吗,我姓齐”

 

 

慕容离在瑶光故都等了片刻,踌躇不决,一曲终了前,庚辰可会到。

 

他着实多虑了。他才刚拿起竹箫,庚辰已经拱手站在他身后了。

 

“怎么样?”

 

“虽未致命,但不好好处理,必然留下后患,遖宿王受了伤,攻势必会延缓。”

 

“你带去的两柄剑呢?”

 

“裘振那把乱阵中遗留在遖宿,靠着齐之侃的长剑,属下得以归来向主人请罪。”

 

“罢了。”慕容离接过庚辰递上的长剑,皱了皱眉,之前的细作传信,遖宿纠集兵马辎重,欲取天权。他这一出,可给天权须臾时间备战。

 

慕容离细抚剑柄上的纹路,脑海里隐约浮现少年将军的音容笑貌,明明是朝堂之人,却遗世独立。

 

“择日,去一趟玉衡,将这剑物归原主吧。”

 

“随后,我们启程去往天权。”慕容离收剑入鞘,目光凝聚在远处的一点,然后转身没入瑶光的废墟。

 

 

“这剑不是凡品,应是由陨铁铸成,食其主血,可生剑灵。若凡胎未腐,可复生。”魏子安皱着棉絮一样的白眉,看着慕容离手中的剑,说道:

 

“从下葬至此,未过头七。”

 

“无妨”

 

“甚好,此剑交于魏方士,若事成,请飞鸽传书与我。另,齐将军忠勇无双,若无此信,方士怕是要白忙一场”

 

魏子安将书信妥帖收好。

 

“如此”

 

TBC

齐·没有王上活什么活·之侃
慕容·搞事情·离
下章煎饼上线❀.(*´▽`*)❀.

感谢小天使们的红心

评论 ( 9 )
热度 ( 81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