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刺客列传】【双白】夕颜朝露 章一(剑灵复活梗)


夕颜朝露

 

章一

 

他倏忽从一片无意识的深渊中漂浮上来。

 

粘稠而失重的感觉接踵而至,仿佛他本已是融化于水中的物质,现在却被捞起分离。意识的末端与那片深渊抽丝剥茧般的拉扯着,粘液似的拽出一条条细长的思绪。

 

记忆也因寄居其中,被拖曳出无数的细节。他似乎在拉长的回忆中嗅到了一丝青草香,像极了他住过的那片山林初春时的味道。嗅觉的满足逐渐蔓延到其余的五感,他似乎都能想象出他踩在早春细密的绿毯上,过冬时遗留的枯草踩在脚下嘎吱作响。

 

他自以为看过这簌簌落叶新芽翘首,天相变换,飞禽走兽,便觉得这世间何事都有因果。

 

可那天他却糊涂了——这初春时地上何来的一片雪啊?

 

刹那间记忆及时地回笼,他熟练地弯起嘴角,向那片白色快步走去,迫不及待要去迎接那人。他许久不曾见到那个人的笑容了,山林中的生活也只剩下印象里一点最甜最涩的味道,他需要重温才能记起更多的细节。

 

他小步快跑向白得晃眼的那片雪,突然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,他回头却看见把自己绊倒的一级台阶,深深宫闱,红柱连廊撞入视野,分明是那座他走过那么多遍的宫殿。

 

笑容凝固在他脸上。

 

面前那片雪浸泡在刺目的血泊中,面色比以往都要苍白,颈项上的伤口干涩地流淌出一两滴血珠。那人穿着和他相似的那套战甲,倒在台阶上。

 

他跪在尸体旁边,只觉得一阵恍惚,这件战甲穿在那人身上空落落的,那双肩膀撑起和自身不符的重量。可那人再无可能帮他换上戎装,修长玉指拖起他的头发,他抬头凝视的额发,和一点幽幽的冷香。

 

再没有了。

 

——他就这样突然醒转过来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玉衡故道上的生意是不好做的,往来的商贾大多都明白,这块地方虽说是运输商品的绝佳地段,可山路崎岖,地势险要,又没有官家管理,草寇是以也是商路一大隐患,在这条道上往来的都是当地人的熟面孔。

 

这家医馆的小厮却是迎了一位远来的生客。

 

听楼下大夫说是一位姓魏的方士带来安置在这里修养的,这位魏方士还是掌柜的熟人,他倒是有过几面之缘,这人还算和善,只是有些神叨叨的,总爱说些命数之类的话。

 

但是这方士医术却是卓绝,馆里的大夫都要时常向他讨教,一次酒后他便大笑了几声,说是带些病患来言传身教。

 

——他带来的病患可都是寻常大夫治不了的。

 

小厮乘打扫完桌椅的功夫问他,这回带来的又是患了什么稀奇的病症。

 

往常魏方士必定是要豪饮一碗,拿出滔滔不绝的气势,攥着写了有求必应的平津幡磕着地板声声响。

 可这回魏方士只是灌了一口闷酒,偏低头摆了摆手,说,这人的病可不是拿来说笑的,我花了好生力气才拉回来这条稀罕命,罢了罢了,这故事讲不得。

 

听了这话,大夫和小厮更是不依了,但魏方士却闭口不谈,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酒,连旧日赊的账也一并还清了。

 

等第二天卯时,方士叫来小斯,神色严肃,一双白眉皱起来眉间像堆了一团棉花。

 

“你看着机灵,替我好生照顾这病患,这人可不是什么寻常百姓家的草民,这些钱你拿着,他醒了就托掌柜的给我传个信,缺什么就给他添置好。”方士把一袋钱塞到小斯手里,向来老实质朴的小斯惊慌得一直推拒,方士动了真怒硬塞给了他,怎的,就算你私吞,还怕老夫不知道。

 

说着使劲戳了小斯的头,复又从胸口的衣兜里神秘地掏出一封信来,抓起小厮空余的那只手,慎之又慎地放到他手上,双手包住小厮的那只拿着信的手重重握了几下。

 

“这信一定要等他醒来就立刻给他看,一刻也耽搁不得的,可要记好了,人命关天啊。”

 

说着就拿起自己的平津幡,用一匹布裹好那病患带来的一把宝剑。这小厮还算有点见识,心里猜测这剑像极了天玑上将军齐之侃的配剑,举世无双,百姓大多以剑识人。

 

小厮还算机灵,吞下自己疑问,目送这魏子安牵了一匹快马,带着些珍奇药材还有那把剑,快马加鞭地走了。

 

小厮双手端着那封信,面上字迹娟秀,写着“慕容离”三个字,许是写信的人。

 

等方士走远了,他冲里面喊了一嗓子,把布巾甩上肩膀,把钱托给掌柜,又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连那把剑也一并附耳说了,希望掌柜拿个主意。

 

谁知掌柜像是早早知道了,摁着他的肩膀好生交代了几句照顾病人的事宜。

 

小厮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,这人是什么来头。

 

掌柜摇头拨着算盘,叹气说:“只是个求而不得的又要孑然一身的苦命人罢了。”

 

小厮回忆起把那人的面貌,只有脖颈绑着绷带,几缕头发系成辫束在头顶,像是蛮人打扮,面容白净,剑眉横飞,一身白衣配上健壮的身形恍如白铁。

 

 

那人气息微弱应是奄奄一息,或是噩梦连连吧。

 

求而不得又要孑然一身的可怜人啊。

 

他旧时看过以剑复生的话本,这时却蓦然想起来了,但也只是一瞬。

 

那些拔剑自刎的人多是退无可退,生无恋物,血溅宝剑之前早已焚心埋葬,何苦呢?

 

——还要活过来再捱一生死别离

 

TBC

小齐已经活过来辣w
开头会有点漫长的铺垫qwq希望有耐心的小天使能看下去
非常喜欢这一对,然而居然死了……
我不依我不依我不依
我要搞事٩(◦`꒳´◦)۶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128 )
  1. 以齐制宾天地一行者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天地一行者也荷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七只影也荷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