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双白】意难平番外

正文

没有回复私信的小伙伴,已经解锁辣√

 

1.

齐之侃在云南醒来时,蹇宾带他见了峨眉的家师和朝中的左侯卫,这才知道内战一触即发,到了无可挽回,剑拔弩张的地步。

他脑海中过了一遍,脱口而出却是问蹇宾,送的东西你师傅可收到了,若是完好无缺,你可得补全了赔礼。

蹇宾说我分明受伤了你还好意思找我要银两。

而他也是后来才晓得,峨眉的前辈并无急需的物什,他此行最珍贵的,不过护送了一个人来云南。

后来淮北平乱,携手屡建奇功,宽刃斩马,整戈待旦,沙场点兵,马嘶剑鸣中笑指贼首,千里夜奔想来是此生最最快意恩仇之事。

战事一了,他从渐熄的擂鼓声中寻到那人的心跳,记忆中燕云扬州都成了舞台,栓不住豪情侠义,只沾染了主角些微少年气,便美化到不敢相忘。

他说早年若是料到今天就用不着自怨自艾,想来上天仁慈,待我不薄的。

蹇宾笑了笑,透着些苦涩的不可言说,回道,你说上天仁慈?

说完一口浊血,如同中箭的白鹤笔直倒了下去。

2.

此战后归朝受封,他婉拒加官进爵,也是听了蹇宾日后供职京畿的消息,本本分分守在燕云,如此倒是能常会面。

但自古皇亲国戚又功高震主者,都难得好下场。

他刚送了那人一只自己养的海东青,不成想国师弹劾,扬州郡守便又换了人。

自此再无交集。


一年后燕云重掌武林之牛耳,他领兵出征西北,承十年南风,玉关吹老。

三年后胡人震退,江南也得照拂,扬州延续自古繁华,东南形胜。

五年后他循规蹈矩护得一方安宁,两地信音辽邈,他再没见过蹇宾。

二十四岁伊始,当我收掇好至今全部的混事,也不要功名身后事,启程顺游而下。

听闻你早在一年前毒发身亡。

江湖相安无事,平静得如白羽落地。

而我没能见你一面。

3.

他们之间的趣事着实不少,如数家珍后也能宽慰一二。

可总是不够。

他的白鹤未能飞马雕鞍纵京洛,未能狂书千卷寄北氓。

世人说河中得上龙门去,不叹江湖岁月深。他却也明白跃不跃过那道龙门,于江湖寥落,都无甚意义。

这些年莽莽爱恨如潮,倒还不至麻木的程度。他并非生来无惧,只是一眼一剑的区别,蓦然望见叶底藏花。

也是十足怪异的事,他因这一人被生死左右,念起留下命的好处。

却也心甘情愿去肝脑涂地,毫不迟疑。

或许是不信美中不足,无可转圜。

到底意难平 

END

总得说这个号已经不怎么用了,现在用的是新开的堆积处看太太们的图high,私信没怎么回的小伙伴们抱歉啊,而且每次开电脑生成链接也很繁琐。

鞠躬

评论 ( 5 )
热度 ( 72 )

© 也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